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公司 >

制裁华为,美国主流媒体都看不下去了 发出反对声音

2019-05-21 09:49:54 来源:新京报

图片来自华为官网。

美国商务部针对华为公司滥用出口管制措施,引发了美国市场的焦虑情绪,美国媒体也开始醒过味来,纷纷发出反对声音。

近日,美国《外交政策》发表题为《华为禁令意味着全球科技的终结》的文章,认为美国政府宣布的“技术战争”决定,将引发一个近代史以来前所未有的科技脱钩时代,导致科技的全球化模式分崩离析。

不仅是《外交政策》,最近一些美国主流媒体纷纷刊文,表达了对美国政府滥用权力、实施长臂管理的担忧。

细看这些观点,或许能发现,在美国滥用出口管制措施问题上,很多美国媒体正在“醒过味来”。

一、“华为禁令”意在夺取全球技术供应链权力

《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认为,华为是全球最大的电信制造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与全球供应商的关系极其密切。

按照去年华为公布的92家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33家来自美国,包括英特尔、德州仪器和高通等。

然而,不仅是美国企业会受到华为禁令的影响,世界各地与华为有业务往来的国家和企业都会受到影响。其连锁反应远远超过了美国。表面看,禁令针对的是“华为及其电信野心”,但它描绘了一幅更广泛的画面。

文章分析了“华为禁令”的两层真实含义:一是美国有禁止全球供应商之间进行交易的权力——只要你被认定为潜在的“外国对手”;

二是美国定义的交易范围为任何“信息和通信技术或服务”,这个定义非常广泛,包括“任何主要用于实现信息或数据处理、存储、检索或电子通信功能的硬件、软件或服务”,这几乎可以涵盖当今生产的所有技术。

重点来了:这篇文章认为,美国政府此举“实际上赋予了美国对全球技术供应链的管控权……不仅(可能)颠覆华为当前的可持续性,也颠覆了一种更广泛、更舒适的全球共识。”

文章引用了政治学者亨利·法雷尔的话来描述这种变化:“一个围绕经济效率而建立的网络世界,正在变成一个利用这些网络获得战略优势的世界。”

最后,文章表示,“科技的全球化模式正在分崩离析。太平洋两岸的公司最好能习惯它。”

之所以介绍这篇文章,是因为它一针见血地点出了美国政府发动“科技战争”的真实意图,是为了掌控全球科技供应链。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有进一步说明,美国凭什么、是否有能力获得这种权力。

▲图片来自华为官网。

或许《外交政策》上个月的一篇文章能够回答这个问题。那篇文章的标题是:《美国并非如它自己想象的那般强大》。

二、以关注不透明交易为名自授不透明权威

实际上,不止是《外交政策》看到了美国政府把华为列入所谓“实体名单”的意图。《华盛顿邮报》日前发表文章也认为,“美国政府声称对科技行业拥有影响深远的权力”。

《华盛顿邮报》还粗略描绘了一下美国的权力执行体系:包括国土安全部在内的美国政府部门将广泛关注风险;商务部具体识别“外国对手”和敏感交易,并颁布行政命令。所谓风险,包括那些条款看起来模糊不清的交易。

《华盛顿邮报》略带讽刺地写道,在这个权力运行机制里,政府部门官员也“可以给自己广泛而不透明的权威”。

出于对美国政府自行授权的担心,《华盛顿邮报》就此提出了四个问题:

1.美国供应商限制华为的速度和难度有多大?

2.哪些美国公司会失败,有多糟糕?

3.这将如何影响全球电信提供商?

4.这将如何影响美中经济鸿沟?

我相信美国政府的官员,很难给出答案。

不过,他们可以借鉴一下美国媒体转载的解释型网站TheConversation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由亚利桑那大学的一名政治学者撰写,重点用数据分析了美国百姓的生活变得更好或更糟。

▲特朗普借“紧急状态”打压华为,华为:这不会让美国更强大。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文章说,自一年前美国在贸易领域发难以来,许多政治经济学家一直在探索对于美国人的影响。

乍一看,就业数据在支持美国政府的论点。自2018年4月3日美国政府宣布对1000多种中国产品征收关税以来,美国经济增加了约260万个新工作岗位。

但从行业来看就不乐观了。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最新数据表明,在美国20个主要制造业类别中,只有6个在2018年4月后有所增长,如金属制品、机械和电子仪器行业。

与此同时,其他领域如太阳能行业,民用飞机和汽车制造业正在遭受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伤害。此外,化学品、纸张和纺织品等行业在此期间没有增长或失去了增长动力。

从工资收入增长来看,也不乐观。像特朗普最关注的工薪阶层密集的制造业部门——增长幅度还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3.2%,仅为2.3%。

这还是没有计入消费者价格指数的数据。由于贸易摩擦将导致新增成本向消费者转移,预计未来美国工薪阶层的生活将更糟,而不会更好。

三、有的人只想回到过去

美国《时代周刊》不久前刊登了《丝绸之路:一部新的世界史》作者,牛津大学教授皮特·弗兰克潘的一篇文章,从历史的角度概括了一下新技术对美国造成的冲击。

弗兰克潘说:“新技术改变了我们沟通,学习和分享的方式。但它也是一个深刻的全球经济重新分配时期。”

他认为:“一个新的世界正在诞生—— 并且已经存在多年。新的世界首先是以不断增长的联系为特征,因为各国寻求建立和巩固经济联系,刺激贸易和寻求政治妥协。”

不过,美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相反,试图转向保护主义来应对不断变化的世界。“许多人通过过去得到安慰并寻求回归更快乐的时代不令人惊讶。”

文章表示,在新技术冲击下,这个世界正在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人面向未来,另一部分人希望扭转局面回到过去。”而美国政府是在向过去回望。

这篇文章是用形象的方式概括了我们所处的时代。

好了,美国主流媒体对美国政府滥用出口管制措施的评论大致就介绍到这里。无怪乎特朗普老对主流媒体心存怨念。

□徐立凡(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