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旅游 >

浪漫的藏传佛教最大的寺庙 值得你来一趟

2018-05-11 16:19:15 来源:搜狐旅游

浪漫/寺庙/拉萨

五一前,趁哲蚌寺最后免费的期限之间,在一个小男孩的陪同下,我来到了哲蚌寺。这是西藏最大的藏传佛教,也是格鲁派地位中最高的寺院。凡是来拉萨旅游的人,除了去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哲蚌寺和色拉寺也是不容错过的。关于色拉寺,我两年前跟随着一个老喇嘛在寺外转了一圈。

而哲蚌寺也并非是第一次了,但第一次就在门口看了一眼,掉头就走了,大概是收费的原因吧,我对收门票的寺院并无太大期待,尽管哲蚌寺的名气地位人文历史都值得去看一看。也许是恰好遇上了西藏旅游景点免费政策吧,也许是在拉萨待得太久了吧,每天都仓姑寺茶馆喝茶看书,去八廓街转经,旅居的生活一成不变。

总之,还是去了哲蚌寺。

进了寺院大门,还要爬一段山路,当然可以选择坐车上去,但比起坐在车上沿着公路绕上去,不如我自己喘着气一步一步的爬上去。四月底的拉萨,天气常伴雨雪,但都是霎那间。

这天来哲蚌寺的路上还是顶着大太阳的,但刚到寺院门口,天就沉下来了,灰沉沉的云层缠绕在寺院的上空。周边高山荒芜,在万物复苏的春季,它仍是秋冬的模样,山头棱角并不清晰,看着像是被一股雾气所遮掩——那边下雪了!

但山脚下还算得上是晴天,偶有阳光照来。小路周边长满草木,还有几只牦牛正在觅食,但它们消瘦,看着并不健康。这与我在藏北草原上看到的牦牛不能比较,更不能与阿里遇见的野生牦牛作比了。可好在它们觅食的样子十分悠闲,而且自在。这一点,不禁令我羡慕。

当我走到停车场附近的时候,我已经喘得不行,自知身体越来越不行,心脏的承受力比以往更差。我开始担心,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去转山的方向,那么我该如何与冈仁波齐之间的朝圣之旅。当然,我应该更关心当下——哲蚌寺算是在眼前了。

它有两条游览路线,遇到的几个游客都是随便走的,但我还在思考,直到一个穿红袍子的喇嘛从身后走到跟前,他朝右边走去,一排矮小陈旧的石阶上,落着些许白色小花和树叶,附近有一棵大树,大树并不开花,我很好奇这地上的白色小花是哪里来的。还有一排U型排列的转经筒,喇嘛转着转经筒之后便从小门里走进去。

就这条路吧。

我也跟着过去,多是白色高大的建筑一下子将我包围住。山顶处的雪似乎越下越大了,建在根培乌孜山南坡坳里的哲蚌寺受到了影响,冷空气突然袭来,天空顿时飘来了雪花。这是我在拉萨遇到的第三次下雪。但这次没有伴着雨水,纯粹的雪花令身旁的小男孩兴奋不已,他一路拿着手机妄想拍下雪花。

寺院里的游客很少,喇嘛也不见几个,但雪花飘零,使得哲蚌寺更为寂静,但流浪狗仍是惬意的躺在地上,即便从它身旁走过,也不会引起注意。

寺院依山而建,群楼耸立,层次错落有致,规模宏大,每个巷口都会方向指示牌,有些游客看到“辩经场“就直接去了,在我离开的时候,就遇到一个女孩,她是专门为了看辩经而来。

(也有不少游客特地去色拉寺看辩经,我曾在川西的格尔登寺有幸遇过。辩经场面于我而言,可遇不可求。)

哲蚌寺很大,走进里面的时候有点像迷宫,可能是我本身方向感不强,尤其是在兜兜转转的巷子之间。沿途之间,殿宇相接、群楼层叠,经常碰到的是落院、经堂和佛殿,形成由大门到佛殿逐层升高的格局。

当然遇到的佛殿我并没有都没有进去,更多时候是站在高处,看着远处山脉,看着飞鸟,聆听着飞檐风铃的声音。

我尤其着迷西藏的这几种声音——寺院飞檐的风铃声,喇嘛觉姆的诵经声,藏人在转转经筒发出的声音,以及雪山湖泊之间的飞鸟声。它们很遥远,又近在咫尺。每次听到这些声音,我难以平静,像是敲打着我的心脏,令我动容,享受。

越往寺院高处走去,雪下得越大,温度也越低,基本上已经见不到游客,偶见施工队,一开始遇到的红袍子喇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突然飞起的青鸟,刹那间从眼前不见,划破天空的寂静之后,顿时化为空境。

哲蚌寺主要建筑有措钦大殿、甘丹颇章、四大扎仓及康村、僧舍等,各个建筑单位之间既相互联系,又自成体系。但这里面我唯独对甘丹颇章有些了解,是为极乐宫,建于公元1530年,由二世达赖喇嘛根敦嘉措任哲蚌寺第十任赤巴(住持)时主持修建。

后来三世、四世、五世达赖喇嘛都在这里居住过并历任该寺赤巴。在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史称”甘丹颇章王朝”。

它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建筑单元,四周围墙高耸,呈现一种古城堡的建筑风格。走进去的时候,不由发现,楼层的每一扇窗户前都种着鲜花。

寺院的壁画和雕刻,在我看来是一大亮点,这跟我本身喜欢艺术有关。宗教与艺术是分不开的,哲蚌寺虽说是一座寺院,但其实它凝聚着无数艺术。

不论是墙上绘画,经堂柱子上的雕刻,色彩的配合,都极为吸引着我。有些殿堂里的织绣经幢、挂幢、唐卡(卷轴画)更为精美,珍贵。从这些壁画雕刻中,也能感受到藏地的宗教人文。

也不知道是不是下雪的缘故,在欣赏这些艺术的时候,我竟觉得有一丝浪漫。踏上山间的小平台,俯瞰山谷的景色,整个圣城拉萨尽收眼底。虽然天色阴沉,却又把寺院的庄严肃穆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哲蚌寺,路过很多佛殿经堂,但我几乎都是在巷子里漫步,可有一个建筑却始终会出现在眼里或者余光中——巨幅佛像。

这是绘在山石上的佛像,每年藏历六月三十日的“雪顿节”便就是在这里举行,这是哲蚌寺最大的佛事活动,也是拉萨地区最大的节日之一,如今也成为了著名的文艺节。

佛像在我的视线里一直移不开,除非我背对着它,但关于“雪顿节”,也是可遇不可求。

雪下了有一会儿,在我准备下山回去的时候,它突然就停了。拉萨下雪,是一件浪漫的事,哲蚌寺下雪,也是一件浪漫的事,艺术向来不缺乏浪漫,宗教也是一样。这是我第一次对一座寺院产生浪漫的情感,很意外,它不曾令我期待。

也许是我弱化了作为“朝圣者”的宗教心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