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热评 >

高考人数创近8年新高 高中、大学普及率大幅提升

2018-06-06 14:29:4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又是一年高考进行时,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高考人数为975万,这一数据比上年增加35万,同时也是2010年以来高考人数最多的一年。

记者查询最新统计年鉴后发现,自2013年以来,初中升学率保持在90%以上,而高中升学率则持续上升,2016年已经达到94.5%,较高的升学率也促使高考吸引力提升。

“千禧宝宝”成为2018年高考的“主力军”,而他们也将2018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推高至975万,比2017年增加35万。

这一数据是近8年以来的新高。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指出,目前各地加快普及高中,使得高中入学率上升。他指出,过去读职高的人一般不参加高考,现在参加高考,也是另外一个促进因素。“高中阶段不是强制性教育,但是普及率提高,导致读大学的人数增多。”

数据显示,初中升学率和高中升学率(普通高校招生数与普通高中毕业生数之比)持续保持高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最新统计年鉴后发现,自2013年以来,初中升学率保持在90%以上,而高中升学率则持续上升,2016年已经达到94.5%,较高的升学率也促使高考吸引力提升。

高考人数创近8年新高

数据显示,中国高考人数一直在持续变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报名人数一度每年只有100多万人。高考人数顶峰时期是2008年,为1050万,到2013年下降到912万,2014、2015年分别增加到939万、942万,2016、2017年稳定为940万。2018年,这一数据为975万,比上一年增加35万,这是2010年以来的高考人数最多的一年。

但是,事实上适龄上大学的学生人数并未增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出生率整体呈现下降的态势。1987年为23.33‰,到了2004年只有12.29‰,降幅达到了一半。此后尽管有波动,但是整体稳定在12‰左右,2017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12.43‰。

考虑到参加2018年高考的学生一般在2000年左右出生,这一年前后出生的人口也并未增加,也就是适合读大学的学生年龄人口并未增加。

比如1998到2002年的人口出生率分别为15.6‰、14.6‰、14.03‰、13.38‰、12.86‰。1998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991万,到2001年只有1702万,2002年进一步降低到1647万。

一方面是高考人数增加,一方面是出生人口并未明显上升,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这显然与高中毕业的人数增加有关。“很多职业高中招的学生越来越少,更多的学生转向了普通高中。而现在的新招的高中生,就是3年后读大学的学生,高中学生多了,适合读大学的学生就会增加。”

国家统计局的年鉴数字显示,最近几年普通高中的毕业生数量持续保持高位。上述数据在1985年只有196.6万,到2008达到了836.1万,此后下降几年后,一直到2012-2016年,高中毕业生人数稳定在790多万的水平。但是最近几年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数量下降,2010年为665万,2016年只有533.6万了。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朱益明指出,还要注意一个情况,可能因为人口普查后,很多过去的黑户口孩子也能正规进行考试,这也是高考人数增多的原因。

高中、大学普及率大幅提升

朱益明指出,多年以来,高中和初中的升学率是上升。

数据显示,2007年初中升学率仅为80.3%,2016年上升到93.7%。

此外,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高中毛入学率(高中入学人数与适龄人口比例)为79.2%。2016年,我国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达到87.5%,比2012年提高2.5个百分点,高于中高收入国家83.8%的平均水平。

而全国也在大力提升高中毛入学率。根据多部门制定的《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到2020年,全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适应初中毕业生接受良好高中阶段教育的需求。全国、各省(区、市)毛入学率均达到90%以上,中西部贫困地区毛入学率显著提升;普通高中与中等职业教育结构更加合理,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不过,高中毛入学率的提升空间已经不大。此外,从初中升学率来看,最高峰为2014年,达到95.1%,此后连续两年下降。

而高中升学率则在持续上升,从2007年的70.3%提升到2014年的94.5%。这是否意味着,高考对学生而言更容易了呢?

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对记者指出,目前社会和父母对学生期望很高。不只是要考取大学,而且要考取好的大学。“实际给学生造成的压力很大。”

此外,熊丙奇指出,现在更多的学生要读普通高中,实际上职业高中也是很重要的。“普通高中学生毕业后会考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但这样的学校太多会与社会需求结构不吻合,所以国家预备将几百所综合高校转应用型大学。但高校和地方对这个转变都不积极,学生和家长也不是很愿意,结果推进缓慢。主要原因是很多人认为,应用型大学低人一等。实际上中国要建设创新型国家,也需要大量的应用型职业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