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人物 >

陈伟星:快的创始人“打车链”一个完整的区块链经济共享平台

2018-07-02 17:33:26 来源:小犀财经

文 | 李玲

6月29日,“打车链”白皮书在浙江乌镇发布。陈伟星将这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打车软件定义为“一个完整的区块链经济共享平台”。

陈伟星是快的创始人、泛城投资创始人,同时是位列币圈扑克牌的大佬之一。此前因在三点钟无眠群中的区块链言论和主动手撕其他大佬而走红。有人将他主动“找茬”归结于性格耿直所致,也有人认为他只是想蹭热点。

今年2月,红杉资本朱啸虎抛出“99.99%的ICO项目都是恶意诈骗”的言论,陈伟星随后回应称,称其通过名人效应收割普通VC和小股民,是真正割韭菜的人。

不久,他又公开反驳连续创业者、自媒体撰稿人雕爷孟醒的“457天后,区块链这个概念会臭到无人再提起”观点,并称后者出风头是为了做网红赚点钱,没有啥理想。还讽刺其和朱啸虎一样,都是只为名利的人。

两天后,3点钟无眠群中,他“手撕”百合网慕岩,连用5个反问质疑慕岩的发币动机。

这些并不是陈伟星怼人的全部。6月8日晚,陈伟星又率先发动了对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的“攻击”,指控其是“伪比特币首富”、“欠投资人3万个比特币”、“挪用公共资产”、“募集资金洗钱或赌博”等。之后二人隔网互撕,李笑来声称已交由律师处理,并亲自撰文反击,用洋洋洒洒六千多字走心洗白。

此次陈伟星发起的VVshare,有着明确的代币机制,但“发币”行为目前仍未明确移出监管的黑名单。6月29日,陈伟星对小犀财经表示,VVshare是一项实验,如果政府完全禁止,自己将会遵守相关法律。但他同时认为,如果自己失败了,那么极有可能就是整个行业的失败。

对于不久前和李笑来的骂战,陈伟星表示,还是对圈内的有些行为看不惯,他表示,每一个从业者都知道,区块链从业者是有原罪的。

小犀财经:VVshare定义为一个伟大的实验,那么有没有想过实验失败会怎样?假设现在面临最严的监管政策,国内禁止发币区块链项目,那么,VVshare等同于和滴滴、神州、嘀嗒等打车软件站在同一竞争线上,VVshare胜出的几率有多大?

陈伟星:我们的政府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他们也想通过技术造福老百姓。所以我们会不断沟通和尝试,现在在初步的尝试中。但如果完全禁止,一刀切政策的话,我们也会遵守相关国家法律。

我们的初心是做一个实验,沟通是一个实验,操作也是一个实验。同时,我们也会国际化,希望(业务)在全球一起开始做,希望在全球范围内找到政策的协调方式。这几年政策变化的也很快。

另一方面,任何事情在开始的时候不能总想着失败了会怎么办?如果我做的这个事情失败,那么极有可能是整个行业的失败,或是这个行业某一阶段的失败。

我们认定一件事情是有价值的,会想如何把这件事做成功。区块链有趣的一点是“共同创建”,现在是我们发起,接下来就是更多人共同创造。通过共同创建的过程,把整个规范的结果建立起来,尽可能把它做成功。

小犀财经:VVshare的计划是2018年就上线,上线运作等同于要发币。根据现在国内的政策形势,VVshare能在国内上线的几率有多大?面临的政策风险有哪些?

陈伟星:目前我们在研究全球的法律结构,这些法律结构是有机会涉及(区块链)的。实际上我们已经有十几个律师在完善整个结构。不光现有法律的研究,也是政策的沟通。我们做这个实验本身的目的,也是为了推动数字经济法不断往前走。

我也和几位前辈沟通过,大家都能意识到要制定数字经济法的必要性,但是具体要怎么定,需要有一些实验提供具体细节。所以我们的实验,不光是区块链实验,也是数字经济法的实验。

小犀财经:5月19日第三届中国金融启蒙年会上,北京市金融局局长霍学文称北京不欢迎发币项目,这次发布会从原定的北京798换成乌镇,是否和相关政策有关系?相对来讲,杭州对区块链发展的政策较为宽松,那VVshare团队的办公地目前是在北京还是在其他地方?

陈伟星:从北京改到乌镇和政策没有关系,是因为我们没有准备好。选择乌镇,主要是巴比特在这里,我们更方便嘉宾参加活动。对于我们来讲,中国是一个国家,政策也将会一样。每一个监管层要考量的事,语言会更加敏感,身份限制他们不能随便说话。不像我们这样的技术创新者,就代表创业者的观点。

我们会积极地和地方政府沟通,某个地方政府可能也会参与进这个实验,或是小范围地允许这个实验。

我们现在的办公点有两个,北京和杭州各有一个。目前还打算在海外建议一个站点,暂时计划在硅谷。

小犀财经:一周前和李笑来在微博互撕,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要爆料他的行为?李笑来称已经走了法律程序,你现在收到他的律师函了吗?

陈伟星:我觉得这个行业需要规范,我跟李笑来说了,一生气说你不对,是因为我对有些行为看不惯。我在网上也讲了,总是想把别人的钱装到自己的口袋里。我们在一个行业,你把水弄脏了。就像在一个泳池游泳,你发现有人在里面尿尿,肯定会有人受不了。

这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每一个从业者都知道,每一个从业者都知道我们是有原罪的。因为有很多无知者进来后,(从业者)会把别人的钱放到自己口袋里,自己也承担一些。

小犀财经:3月份在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里,你说过类似于进入区块链后都不需要女朋友这样的话,这话是什么情况下说的?现在还这么认为吗?

陈伟星:进入区块链以后,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很多事情要处理,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女朋友。其实这就是当时我开玩笑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