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焦点 >

暴风集团冯鑫持有部分股份被院司法冻结

2018-07-09 17:09:12 来源:腾讯

7月6日晚,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冯鑫所持有本公司的部分股份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股份占冯鑫持有暴风股份总数的 4.65%,加上股权质押比例的95.35%,那么冯鑫持有100%股权要么被冻结、要么被质押,已经不再有股权可以被冻结或质押了!

这也说明,朝阳法院已经使用了冻结股份的最高额度!或许冯鑫此次股权冻结还不能覆盖合同纠纷!

一般来说,大股东要不是黔驴技穷,是不会让人冻结财产的,更何况是亲密的合作伙伴中信资本!只有一种可能,冯老板的现金流或出问题了!

岂止是冯老板的现金流有问题,暴风集团的现金流或出现危机!

1宿命

就在贾跃亭出走美国一周年之际,冯鑫的股份被冻结!

去年,贾跃亭丢下乐视只身前往美国时,冯老板说,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贾总会原地爆炸,但是,暴风电视受益于乐视电视溃败!

万万没想到,一年后,整个暴风集团都“受益”到乐视了!

乐视危机爆发后,冯老板逢人就说,“跟贾跃亭不熟,不是一个圈子的,根本没有交集”,对于媒体称其为小乐视,表示“很苦恼”、“压力蛮大”、“极其扯淡”!

但是,故事可不是这样的!

在更遥远的时间里,冯鑫与贾跃亭,确是没有交集的。直到2015年,憋屈“做”了三年盈利报表的冯鑫,终于如愿将暴风带上了A股,后者成为彼时A股市场鲜有的两家正牌互联网科技公司之一。

另一家,正是刚从2014年底那段危机中缓过来的乐视网。

那一年,是让众多科技公司狂欢的一年。科技股股价的持续走高,让港美股玩家欣喜若狂;不甘落后的A股投资者,怀着分一杯羹的心情,却只寻到了乐视和暴风唯二的两个标的。

于是,无关业绩,冯鑫和他的暴风迅速迎来了高光时刻:2015年3月24日上市起,在2015年124个交易日中,暴风共计55个涨停,最高市值甚至达到了360.97亿元。

暴风没上市前,据说冯老板对乐视模式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上市后,冯鑫突然非常推崇乐视的做法,并表示,“应该义无反顾地学习”。冯鑫与贾跃亭同是山西人,暴风影音对比乐视网,暴风TV对比乐视电视、暴风魔镜对比乐视VR、暴风体育对比乐视体育,不仅是业务上全面模仿,乐视有“超级生态”,暴风有“联邦生态”,而且,财技惊人雷同;同时,贾跃亭在乐视年会唱完“野子”后,冯老板马上就在暴风科技战略发布会上唱“野子”,还喊话贾跃亭一起去KTV PK,冯鑫更是在现场鼓吹乐视“我觉得在跨界这个事情上,乐视做的很好”!

股价狂飙,暴风的业务也在极速扩展。一年中,电视、秀场、影视、游戏、体育等多块新业务先后落地,暴风成为彼时最像乐视的一家“生态公司”。

在成为“乐视学徒”后,暴风自己的面目却越来越模糊。但无论如何,被时势造就的暴风,就这么在冯鑫操盘下,糊里糊涂的成了一个“小乐视”。

然而,仅过了一年有余,突遇资金危机的乐视迅速陨落,暴风的股价也“巧合”的在这前后正式迎来长达两年的阴跌。

暴风爆火,本是市场大环境所致-------A股缺乏科技股,再加上碰巧赶上VR热,暴风才被游资疯狂追捧。一旦暴风停止讲故事,其主营业务的羸弱便很快暴露出来。

又恰逢VR声势由盛转衰,此前暴风上市的最大增长点“暴风魔镜”也随之深受影响。市场逐渐意识到,限于整个VR产业的发展速度,暴风仅靠自身的力量,短期内撑起整个生态并不现实。

大潮退去,裸泳的暴风被留在了沙滩上。这是暴风迎来长达两年阴跌的开始。

2现金流危机

2018年一季度末,流动资产18.29亿,流动负债19.74亿,流动资产不能覆盖流动负债!

2017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7.36亿,存货6.58亿,此两项资产合计13.94亿,占总资产比例47.23%,接近一半,占净资产比例130%!此两项资产都是相对变现难的流动资产,巨额资产集中在这两块,会恶化公司的现金流!

2017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负4.93亿,2016年为负1.75亿,连续两年巨额为负,说明暴风集团造血能力严重不足,而且,2018年一季度为负2936万,同比仅仅缩窄100万,丝毫没有转正迹象!

2018年一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下跌13.70%,要知道2017年的营业收入是同比增长16.70%,2016年是同比增长152.60%,说明公司在连续两年大幅增长后,出现收入下滑!

与此同时,2017年,广告业务收入4.27亿,同比暴跌26.13%,要知道,广告收入是互联网公司的核心收入,广告业务的恶化,说明暴风集团的互联网流量在萎缩!

2018年一季度末,货币资金只有1.18亿,但是短期借款2.67亿,流动负债19.74亿!要知道,暴风集团近两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一直巨额为负,1.18亿的现金储备都不够一年的经营流血,更别谈还有2.67亿的短期借款要还,如果不能及时续贷或者其他方式筹资,那现在就是现金流危机的开始!

2017年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为负1.75亿元,这是其上市以来首个年度出现该数据为负的状况。这意味着暴风集团造血能力严重不足的同时,补血能力也出问题了。

从公开信息来看,暴风集团的融资确实屡屡受挫。2016年8月,公司抛出一份20亿元的定增方案,2017年1月降低为18.42亿元。该方案于今年5月宣布撤回,最终流产。一个月后,暴风集团再度抛出新的定增方案,募资额只剩下了5000万元。

2018年一季度末,应付账款高达12.48亿,占总资产比重为40.53%,占净资产比重为116.41%,占货币资金比重为1057.62%!应付账款里,大部分是欠供应商的货款,一旦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会引发挤兑,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当年的乐视危机,就是巨额应付账款诱发的,供应商欠款引爆的!

10个瓶子9个盖子,可以玩下去,但是,10个瓶子只有一个盖子,那就相当危险了!

3年内到期债券规模1.9亿

15暴风债主承销商为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期限2+1年,票面6.5%,规模1.9亿,到期日为2018年12月24日。公司拟将本次债券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主要用于公司主营业务日常经营资金周转。

鉴于暴风集团主体评级为A+,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AA企业发债尚且无人问津,滚动发债几乎是此路不通,偏逢企业自身资金链收紧,届时到期还本付息压力大。

4黎明前的黑暗?

有乐视的结果在先,暴风的未来确实充满了未知数。布局生态需要强大的资金链支撑,乐视的痛处在于战线铺的太广,这种外强中干之下,一旦资金链断裂,后果将不堪设想。

暴风并未走出蛰伏期。按照冯鑫的构想,暴风魔镜今年即可盈利,暴风TV则将在2019年实现盈利。

只要能在明年底前让暴风TV实现盈利,暴风的这一轮救赎或许就能初见成效。

然而,若想顺利挺到那一天,对冯鑫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件易事。

在业务模式上,相对于不断开辟新业务且最终在新业务上栽了跟头的乐视,暴风的业务相对单一,系统风险较低,但电视这类硬件产业需要庞大的资金在其中运转------这对资金流并不充裕的暴风来说,仍充满挑战。

根据2018年一季报,暴风的流动资产总额只有18.29亿元,而其流动负债却高达19.75亿元,其流动资产已经不能够覆盖流动负债。

为此,冯鑫不得不保持较高的质押率来募集资金。便捷的质押融资是把双刃剑,在A股市场,高质押很常见,但近期国内资本市场的走衰,有可能引发部分企业平仓危机。

近期暴风的股权冻结公告,或许已经表明,冯鑫已有部分股权爆仓。

但截至7月9日,暴风集团迎来复牌后的第二个跌停,收报12.74元,很有可能已经触及平仓线附近。这意味着,如果接下来股价无法止跌,暴风的危机或许将有所扩大。

眼下冯鑫能做的,只有不断募资,来填补资金空缺。

事实上,除了进行股权质押,近期暴风在资本市场也在尝试一切办法获取资金。根据6月5日暴风发布的公告,暴风将非公开发行300万股,募资5000万元;6月23日,暴风又宣布将发行债券2亿元。

只是,上述募资能否顺利进行依然是一个未知数。无论是市场环境的走向,还是相关质押方的抉择,都有可能决定暴风最终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