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公司 >

千聊CEO朱峻修:知识付费行业目前正处在萌芽期

2019-01-21 15:58:51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现在谈知识付费寒冬还是太早,一个行业的发展周期至少需要七年或者十年,而知识服务大概是2016年才开始出现,到2018年只不过两年的时间。”1月5日,在中国日报网与网易新闻共同举办的2019影响力峰会上, 千聊创始人CEO朱峻修接受网易专访时表示,从长远来看,知识付费行业目前正处在萌芽期,以后会开始逐渐往成熟或者发展期的拐点升级。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消费者会不断从知识的焦虑者变为知识的终生学习者,感受到知识带来的价值。

朱峻修告诉网易记者,知识付费的供给端也在改革,供给端里面的优质内容、优质服务,甚至优质的学习形式的变化,也是需要时间。

他进一步解释,消费者对高品质内容的付费,本身来讲并不是所有的人群都必然会快速地去接受的,它会先从一部分收入或者是认知水平比较高的人群开始接受。

那么知识付费是否有门槛呢?

在朱峻修看来,知识付费有两端,一端是渠道,一端是内容。这两端组成了相互循环的关键点,更多的用户会支持更好的内容生产,更好的内容会带来更多的用户,“一个端在内容,就是高品质内容生产的过程和精准的程度,在用户这一端,会体现在如何精准的规模化的获取用户。这两个都是这个行业的门槛。”

“2016年、2017年是劣币驱逐良币,2018年是一个回归,是一个比较正常的状态。2016年、2017年有好的营销模式或手段就能跑出来,2018年则是有好的内容才能跑出来。”

对于知识付费领域的发展变化,朱峻修这样概括道,在他看来,2019年知识付费领域应该是顺着这个规律继续延伸。

以下为采访实录:

网易:知识付费在2018年有些什么可讲的亮点?

朱峻修:假设这是一个新行业的话,2018年是经历了一个萌芽期以后,逐渐的开始回归,有一些成熟的规律会体现出来。比如消费者对内容品质的要求,逐渐就会反馈到这个行业里面。比如很多快速生产的一些模式,它的弊端就出来了,就没办法跑下去了。终归来讲,经历了萌芽期之后,奠定了一些成熟的基础。

网易:很多人在讲寒冬。

朱峻修:我觉得太早了,因为一个行业的发展周期,至少得七年或者十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知识服务这个事情我们基本上是2016年才开始出现,到2018年只不过两年的时间,讲寒冬可能太早。只是我们之前对这个行业的期待比较大,因为我认为它本身就像北美的电子阅读者市场一样,会有一个消费者从接受、习惯到真正的这个行业里面上下游各种角色的参与,才会成熟的一个行业。

网易:在这个过程当中,您觉得是越来越难做了还是越来越好做?

朱峻修: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觉得不容易。

网易:它有门槛吗,它真正的门槛在哪里?

朱峻修:它有两端,还是两个关系,一个是渠道,一个是内容。这两端其实是一个相互循环的关键点,更多的用户会支持更好的内容生产,更好的内容会带来更多的用户。所以这两个点会体现在一个端在内容这端,就是高品质内容生产的过程,和精准的程度,在用户这一端,它会体现在如何精准的规模化的获取用户。这两个都是这个行业的门槛。

网易:从产品角度来讲,像趣头条等等都起来了,也有观点认为知识消费也在下沉,您承认这种现象吗?

朱峻修:确实是有这种下沉,就是人群在扩散。但是它的速度并不像资讯,或者是电商这样快。因为知识服务本身还是属于一个所谓的消费升级,它不是降级,消费者对更加高品质内容的付费,本身来讲并不是所有的人群都必然会快速的去接受的,它会先从一部分收入,或者是认知水平比较高的开始接受。所以我觉得确实在下沉,但是并没有那么快,还没有呈现出快速下沉的大趋势,这个我并没有看到。

网易:您觉得大趋势会出现吗?

朱峻修:我相信是会的,从长远来看,就像我认为这个行业目前也就是一个萌芽期,萌芽期以后会开始逐渐往成熟或者发展期的改变的拐点。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消费者在不断的形成这种习惯,从知识的焦虑者到知识的终生的学习者,感受到知识带来的价值。另外一端就是供给端的改革。供给端里面的优质内容、优质服务,甚至优质的学习形式的变化,这端的变化也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我觉得肯定会下沉,但是这个时间应该是比较长的。

网易:您说的焦虑者,学习者,他还是两种不同的状况?

朱峻修:对,可以看到现在少部分用户其实是形成了这种通过学习,尤其是对于精准内容的获取来解决他生活当中的问题,这些人其实就已经是形成了一定的习惯。他们能够认同或者感受到这种服务所带来的价值。还有一部分人我们认为,他在早期的时候因为通过IP,或者是市场等等的运作手段,他体验,但是在体验的过程当中发现这个内容本身是没有带给他太大变化的,那么这个我觉得就是属于焦虑者,但是还没有因为内容供给的不够成熟,包括他自己本身的习惯等等这些都还没有成熟,他们其实更多的是尝试过以后,不会再去,或者这个频率比较低。

网易:大家比较关心的还是怎么样提升购买率的问题。这个是比较核心的难点吧。

朱峻修:对,如果纯去看提高购买率,其实在我看来是不健康的,这个很像电商的逻辑。其实知识服务更偏向于教育的逻辑,我们在教育行业里面都会看到,教育是一个慢行业,它过快或者过度的追求GMV,其实会导致你的口碑或者服务质量的下滑,这个时候会让你的产品或者服务的生命周期变短。所以在我看来,最初我们在这个行业的初期大家都开始切入的时候,大家会看市场的大小,或者验证这个市场的大小,会去看这个数据。但是从长远来讲,就像刚才我说的这种模式,过度的看这个,那就会扼杀它,真正来讲,口碑驱动才是最关键的。

网易:持续变现有好的办法吗?

朱峻修:唯一的好办法就是你能够不断的提高优质的内容。但是今年我觉得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精准的内容。

网易:精准的内容?

朱峻修:精准的内容很重要,优质当然本身要包括精准,因为优质是一个特别泛的概念,这里面有两个用户需求存在,一个是用户需要更加高品质的内容,我们叫内容的升级。这个更多的像是文娱产业里面,像电影,好的电影、好的音乐他们的规律是一样的。还有一部分是属于有教育属性在里面,消费者需要学习的效果化,具体解决问题。这个更像是教育行业里的内容+服务,或者是教研+服务的特点,这两个都会带来更多的用户价值。最终它能够促成更高的商业化。

网易:您能预测一下2019年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分化?

朱峻修:2019年应该会延续2018年,我们说成熟期以后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这个行业还是有很强的头部效应,好的内容,好的服务平台,就是所谓叫做信用化的过程。消费者会越来越去选择这些平台,或者这些内容,2019年这个趋势应该是会加剧。所以我认为这里面是会有一些好的内容生产公司,或者一些好的平台,他们会有一些类目或者内容的扩张,这个在2018年已经在变,但是在2019年我认为会加剧。

还有一个这个当然就是一个新机会了,这些好的内容加上服务以后,它开始出现一些类似训练营,或者是更加效果化的产品,这一部分的市场我觉得它会更加的垂直深入,它可能会出现垂直化,可能能帮助消费者理财,或者说帮助消费者去亲子,或者是健康,这种能够效果化的内容,它其实就会有多样化、多元化的东西出来。

网易:对大的IP来讲会有天花板吗?

朱峻修:有,因为我对这个行业总的判断,现在就是一个萌芽期,也许未来会变成一个产业,现在能不能叫一个行业我觉得都要打问号,我自己没有那么乐观觉得这个天花板会很高,它的天花板应该是一个比较低的事情,不像教育产品那么理想。但是终归来讲,长期来看我觉得它应该是OK的,因为它还是解决了消费者对内容更好的需求。消费者对内容的需求本来应该是很高的,原本是很高的,基于现在的消费者确实这个习惯的养成,以及好的内容和服务的供给端的变化,这两个的趋势会变大,但是可能时间比较长。

网易:到底是什么影响了消费者的需求。

朱峻修:我把它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就是刚刚看到的更高级,或者是消费者对内容升级的需求。这部分确实就是有点像很多内容产业一样,当然长期来看会变大或者怎样,但是确实这中间很多,比如一个头部的IP,一个爆品,它其实是会影响很大的变化。这部分相对来讲消费者没有那么刚需,或者有很多东西可以被替代,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大家抢的都是用户的时长,这个时候确实是很难去捕捉,或者确定一个到底是什么样的发展规律。

还有一部分偏教育属性的这些课程,或者是类目里面,这部分我觉得它是随着你能够解决问题的效果化的程度,需求会随着你的成正比,你的效果化越明显,他的需求会越大。这部分我觉得是比较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