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产经 >

蚂蚁金服迎来第二轮重要人事变动 或与上市有关

2018-04-10 08:41:53 来源:财经网

蚂蚁金服换帅 井贤栋面临合规考验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蚂蚁金服迎来了自成立以来的第二轮重要人事变动。

4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获悉,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向员工发出了一封内部信宣布,彭蕾将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将接任董事长一职。

马云在信中把蚂蚁金服这一次的新老交棒定义为“人才队伍上最大的成功”。马云称:“这是蚂蚁历史上最重要的领导团队更替……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方可闲庭信步。”

今年3月,阿里巴巴向东南亚最大电商平台Lazada追加20亿美元投资,彭蕾将出任Lazada CEO。她还会继续之前在女性和儿童权益保护方面的工作。在外界看来,此次换帅或许与蚂蚁金服上市有关。“财务出身的井贤栋更符合资本市场对于职业经理人的定义。”北京一位不便具名的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对于此次换帅和上市之间的关系,蚂蚁金服4月9日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蚂蚁金服目前没有上市时间表。

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蚂蚁金服多次触碰监管红线。就在马云发布内部信的前一天,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给支付宝开出了几项罚单,罚款合计18万元。同时,余额宝限额令仍在执行。无疑,井贤栋执掌下的蚂蚁金服将面临合规考验。

或与上市有关

1999年加入阿里巴巴的彭蕾是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在阿里巴巴创业之初,彭蕾管钱管人管市场,先后带领过市场、服务和HR等多个部门。

2010年1月,彭蕾开始兼任支付宝CEO。2013年7月,阿里宣布筹备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的前身),彭蕾出任CEO。

“八年前,蚂蚁还叫支付宝;八年后的今天,蚂蚁带着已经成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支付宝,以及其他各种深入人心的服务,承载着全球消费者的期盼。”马云是这样评价彭蕾和井贤栋带领的蚂蚁团队。

2015年6月,彭蕾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主要负责集团战略制定和人才管理。在支付市场相对稳定之后,2016年10月,彭蕾就不再担任蚂蚁金服CEO,只保留董事长职位,由井贤栋担任CEO。

外界猜测,此次人事调整或与蚂蚁金服上市有关。

从履历上看,井贤栋有着近20年的财务管理和运营经验,他于2007年初加入阿里巴巴集团,担任支付宝CFO。2014年蚂蚁金服成立后,井贤栋出任COO;2015年6月起,担任蚂蚁金服总裁;2016年,在蚂蚁金服成立两周年的时候,井贤栋从彭蕾手中接下了蚂蚁金服CEO的接力棒。

在井贤栋执掌蚂蚁金服3年的时间里,蚂蚁金服确立了科技、责任、全球化3大战略,完成了B轮融资,对前沿技术的布局和储备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投入。

“可以说,井贤栋是一个专业的职业经理人,他财务的背景更符合市场要求。”上述投行人士评述称。

今年以来,蚂蚁金服上市的传闻不断。2月,有媒体报道称,蚂蚁金服计划进行至多50亿美元的新股融资,估值在800亿-1000亿美元。该融资交易料将会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这轮融资将确定该公司最新的估值。

蚂蚁金服自成立以来估值水涨船高。2015年7月,蚂蚁金服成立一年后,就完成了120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8个月后,蚂蚁金服B轮融资45亿美元,估值上涨到600亿美元。

在股权层面,蚂蚁金服也进行了优化。2月1日,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联合宣布,根据2014年双方签署的战略协议,阿里巴巴将通过一家中国子公司入股并获得蚂蚁金服33%的股权。

阿里巴巴的入股,一方面让蚂蚁金服有了更为确定的股权结构;同时,蚂蚁金服无需继续每年分享37.5%税前利润,拥有了更多现金流;同时还多了一个战略投资者,为蚂蚁金服上市铺平道路。

合规考验

伴随着业务的高速增长,井贤栋执掌下的蚂蚁金服面临合规性的考验。

在去杠杆的背景下,蚂蚁金服涉及的借呗、花呗业务正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而这两款消费金融产品也是蚂蚁金服旗下最赚钱的业务。在此前几年时间里,蚂蚁金服的消费金融业务依靠低成本的ABS资金快速扩张。井贤栋在接棒后的一大考验是,如何平衡监管与业务之间的关系。

根据公开数据,2017年前三季度,“借呗”运营主体蚂蚁商诚小贷净利润44.93亿元,为2016年全年净利润的两倍多。

去年年底,现金贷整顿和网络小贷专项整治政策相继出台,蚂蚁金服ABS发行计划曾被曝一度搁浅。虽然花呗为底层资产的ABS已经获准发行,但蚂蚁金服发ABS产品的规模和频率已经大不如前。为了落实监管层的规定,蚂蚁金服曾对旗下的小贷公司紧急增资以降杠杆。

就在马云发布内部信的前一天,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发布消息称,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对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处罚3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产品宣传与个人信息保护两项违法行为,分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0万元、5万元。罚款合计18万元。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对支付宝的处罚主要集中在三方面,包括客户权益、产品宣传、个人信息保护三方面。

支付宝受罚已有先例,根据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5月支付宝因违背付出事务规则被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要求期限改正,处以罚款3万元;今年2月也因为跨境支付的相关问题而被处以罚款60万元。

另外,余额宝限额令仍在执行。2018年1月31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自2月1日起,将设置余额宝每日申购总量。据余额宝的页面提示,此次调整的时间暂定在2月1日至3月15日。

“经与天弘基金公司协商,为保持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稳健运行,当前仍暂时需要继续限制余额宝每日申购总量,具体恢复时间,以余额宝页面提示为准。”蚂蚁金服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

“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防范货币基金的流动性风险,余额宝的体量太大。”沪上一基金公司高管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截至去年年底,余额宝总规模为1.58万亿元,相较2016年年底翻了一番。